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心灵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1340|回复: 7

[原创短篇]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1-8 17:3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     门房那头儿张老好急颠颠送来一封信,长长的牛皮纸信封上娟秀的小楷体字,伯健正在书房读子宴从帅康那里抢来的书。读到兴奋处,不禁拍案惊奇。

  “大少爷,大少爷,”张老好喘着粗气门也没敲直接就闯进了伯健的书房,伯健骤听到声音,拧转了剑眉,依旧捧着书,“张伯,出了何事?”

  张老好颤抖着双手,把信递过去:“大少爷,你看看,孙府大小姐递过来的信……”

  伯健放下手中的书,从椅子起身站立起来,双手接过张老好的信。拆开信封拿出雪白的信笺抖了一下,信展开了,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熟悉娟秀的字体:

  伯健:

  我已安然到达,一切安好,勿念。这里一切饮食起居,交与费妈打理。

  不久前去张府,母亲感念张夫人盛情,于此盘桓数日,舟车劳顿,人极疲乏,故此只是走马观花般,不过亦是有目不睱接之感。张府二公子与三公子与你有同窗之谊,对我亦是照顾有加。

  想年前约定一起北下,不想家中出了这番事端,想起未来,甚是茫然,

  何伯对你期许很深,你我之事看来必将从长计议,男儿志在四方,想来伯健勿以我为念,珍重复珍重。

  嫣然顿首四月二十七

  伯健慢慢把信又看了一遍,然后装进信封里,“张伯,这封信是谁送过来的?”伯健指着一旁的凳子示意张老好坐下,张老好连忙摇头,“是从前一直和孙小姐来我们府的孙扬”。

  “哦,原来是他”。伯健略作沉吟,“张伯,我有一事相求,不知可否。”

  “大少爷您放心说,我张老好对您忠心不二。”张老好搓着双手,满眼真诚地看向伯健。

  “呵呵,张伯,此事倒也非同小可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只是……”

  伯健看向张老好,张老好马上挺直腰杆,“大少爷您尽管吩咐,老好生是何家人,死是何家鬼,当年老太爷救了老好一命,老好这条命就是老太爷的了,现在虽然老太爷不在了,老好这条命就是老爷少爷的了。”

  伯健哈哈大笑,虚扶了一下张老好“张伯,您太客气了,我呢,原本准备亲自北上解了张府那桩婚事的,可是……”伯健殷切的眼神看着老好,老好激动地腰板挺得更直了:“少爷但凭吩咐,老好这就起身北上把孙小姐接回来!”

  “伯健兄,你准备如何安置孙家小姐?”油光粉面,梳着大背头的王子其一边执着黑子迟迟不下,一边似漫不经心一样问着伯健。伯健一边催促王子其快点落子,一边无所谓地敷衍道:“西院那里收拾好了,再采买几个伶俐的小丫头伙计便成了。”

  “伯健你这是学起汉武帝金屋藏娇了?”

  “娇又何妨,不娇又何妨?子其兄倒是关心得紧呀?”

  这时丫头春梅送上了新鲜点心,放在旁边的几上,王子其眼睛都直了,“呀,这春梅真是一个美人胎子,伯健兄艳福不浅!”

  春梅脸窘得通红,甩着长长的辫子扭身跑出去了。

  伯健皱着眉,甚是不悦,“子其兄,真难为了你那身修为了。”伯健摇了摇头,不以为然。

  王子其讪讪地笑,终于一颗黑子下去,胜败立分。他耍耍赖似地一推棋盘,顿是一阵乱局。

  孙嫣然穿着一件月白的衫子,和屋里的丫头小红一边说着闲话,一边做着女红。“小姐,你看这里对不对?”小红指着绷布下的一脚指给嫣然看,“小红,你这里怎么绣成死角了呀?”

  嫣然说完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幽幽叹了口气“小红,你说伯健那个人怎么样?”“何家大少爷呀,俺觉得挺好的,知书达理,有文化,人长得还体面,对下人也挺好的。”

  嫣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,一边飞针走线,一边晕红飞上了脸颊。

  何伯健那里把西府院子打扫出来,自有办事的人采买了几个丫头过来,伯健看着那几个丫头还算聪明伶俐,且不多话的样子,甚是满意,随即又分过去两个管事的婆子,算是偿了些心事。这里自是不必细说,可怜张老好带着两个小子赶到北平之时,何府里却又出了一桩奇事。

  何府的二少爷原是二房所生,终日游手好闲,逛烟花巷吸鸦片,还是赌场里的常客。何老爷眼不见心不烦,只是在账房那里停了二少爷的生活费用。这个二少爷苦于无力偿还赌债,竟然纠集几个人合伙把东街林家金店洗劫一空,不但如此,还学着话本里的那些大盗在墙壁上题字: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何家二少不曾偷。

  林家寻了警察局闹上门来抓人,一时沸沸扬扬,于是何老爷气急攻心,一口气没上来,呜呼了。二房夫人原本是大夫人的陪房丫头,因为有着几番姿色,勾引了何老爷有了二少爷,才从一个陪嫁的丫头坐到妾的位置,但终是因着从前陪嫁丫环的身份,不得府里老夫人待见。本以为生了一个公子,能母凭子贵,不成想生的小少爷如此不上正途,远没有大少爷那样的仪表堂堂,风流倜傥。于是整日以泪洗面,于今老爷撒手走了,一时自己也想不开,撞了柱子,竟自随着何老爷去了。

  一日之内死去两个人,何府被愁云惨雾笼罩。还好大少爷虽然年纪甚轻,行事却是极为雷厉风行,很有魄力,何家把丧事办得虽然低调,倒也稳稳妥妥的。

  过了一七,何伯健终于寻了机会,修书一封递到张府:

  辱函赐唁,隆情感激之至。家父遭逢意外,不胜心痛,二十二载父子情深,深刻教诲铭记于心,此一永诀,何以堪。因家父平时礼佛,此番父慈西去,身已作古,感念世之无常,可叹也。家父身后事,伯健自当勤俭执家,家中但凡事,一应俱全,均悉数按家父生前遗愿为盼。

  人寿由天命,且一切尽力为之,男人须立业再成家,伯健怕延误小姐人生,特求贵府收回文定,从此二人嫁娶各不相干。

  张府老爷收信后大骂,好一个不识好歹的浑小子,却也无话可说,那一年的荒唐事,终是解了那桩婚姻。

  张老好把孙小姐接回来时,西府海棠开得正盛。


已有 6 人打赏作者

一缕茶香 赏了楼主2心灵币 闪亮的日子 赏了楼主5心灵币 雨的痕迹 赏了楼主1心灵币 林未 赏了楼主1心灵币
发表于 2020-11-8 23:59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单说那  民国气息的书信  就让本座读的心旷神怡。

家道中落,主动退亲,大丈夫所为,足见作者的心胸与侠骨。

加油,期待更多作品。
发表于 2020-11-9 10:39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才看到,我等会来读
发表于 2020-11-9 10:5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民国风月小说很耐看,尤其林耳这些词汇用得雅致,情节也如春花含苞,层层铺展。期待后续。
发表于 2020-11-9 10:54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孤独的旅行者 发表于 2020-11-8 23:59
单说那  民国气息的书信  就让本座读的心旷神怡。

家道中落,主动退亲,大丈夫所为,足见作者的心胸与侠 ...


你确定是因为家道中落?
我倒觉得伯健是借着丧事,躲了这门婚事。
发表于 2020-11-9 14:1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林耳的小说也很耐看。
发表于 2020-11-9 17:0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和大背头的那几句对话,是重点吧
大户人家反正院子也多
发表于 2020-11-11 11:46:4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读着读着觉得象在看电影,很好的画面感,好看,期待后续…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心灵家园

GMT+8, 2022-8-17 14:35 , Processed in 0.057467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