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心灵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4640|回复: 119

[散文随感] 诗经,就是这么好玩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0-8 20:5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东西- 于 2022-10-8 21:02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诗经,就是这么好玩

开个专门的帖子,分享一下学习诗经的点滴体会。看了以后,你会发现,原来诗经真的很好玩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一、 柏舟

诗经里有两篇题为《柏舟》的诗。他们分别来自周王朝时期的邶国和鄘国。两篇都是名篇。今天我们先说说这篇来自鄘国的《柏舟》。它讲述的是,一位姑娘喜欢上一个男的。可家里的父母却不满意这门亲事儿。姑娘先是耐心地给父母做说服动员工作。可父母还是不答应。于是,姑娘最后急眼发火了。有人评论说,此诗全是直陈,将毫无隐瞒的情感,迸裂到字句之间。如大河奔流,一泻无余。的确是至评。


先看原文:


泛彼柏舟,在彼中河。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之死矢靡它。母也天只!不谅人只!
泛彼柏舟,在彼河侧。彼两髦,实维我特。之死矢靡慝。母也天只!不谅人只!
开头的“泛彼柏舟,在彼中河”两句很好懂。就是说,一条柏木做的小船儿,在河中随波逐流地飘来荡去。这两句,也算是诗经里最常用的套路:起兴。它的作用,就是引发出跟此性质类似的事件儿:自己的终生大事儿,自个却无法做主。


彼两髦,实维我仪”,是这首诗理解上的最大难点。好多人,就是因为搞不懂这句究竟啥意思,而翻了船。其实,单从字面上来说,这句也没啥难懂的。髧(dàn):头发下垂状。两髦(máo):男子未行冠礼前,头发齐眉,分向两边状。也就是说,髧彼两髦,是说的古代男子未成年时的发型。“实维我仪”,就更容易理解了:维,乃,是的意思。仪,就是心仪,满意,喜欢的意思。于是,很多人就从这里望文生义地进行了解读。说,这姑娘的心上人,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翩翩少年。他的发型很好看,透出活泼灵动的精神劲儿。有人甚至脑洞大开,认为姑娘坐船的时候喜欢上了那位发型独特的船工。为什么会因为这样的发型就喜欢上了呢?理由有两点:一个是这人成年了还留着小时候的发型,说明没有忘记自己的父母。孝顺,人品好;一个是,留着这样的发型,方便干活。说明这人勤劳能干。故此,有人得出结论,发型是很重要的。也不知这都哪儿跟哪儿啊:—)


实际上,髧彼两髦,是用这个幼儿时期的发型,来表示这个人的幼年时期。有点类似于如今我们说的“穿开裆裤”的时候。“髧彼两髦,实维我仪”,这句话,其实是姑娘在耐心地说服父母:从很小的时候,我就打心眼里喜欢上他了。


之死矢靡它。这句话说的非常果决。之,是到的意思。矢,是发誓的意思。靡,没有。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:我发誓,除了他,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喜欢别人了。


然而,上述这番耐心的说服工作根本没起任何作用。父母还是不肯答应。于是,这次姑娘急眼了:母也天只!不谅人只!这里的“也”和“只”,都是语气助词,没有实际意义。理解的难点,是“天”这个字。好多人不理解“天”字的意思,就翻译成了“我的娘啊,我的天啊,太不体谅人了!”其实,在古代,有个说法,女的未嫁之前,以父亲为天,结婚以后,以丈夫为天。因此,这里的“天”字,说的是她父亲。那么,这句诗翻译过来,就是,爹啊,娘啊,你们也太不体谅你们女儿了!一点都不相信我的眼力!


第二章的意思,跟这大致雷同。有几个字简单解释一下。“实维我特”,这里的“特”字,是匹配的意思。意思就是,从小时候起,他跟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。慝,念te,是变更、变动的意思。之死矢靡慝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,我对他的心,这一辈子都决不会再变了!



点评

说的髧彼两髦是吧?这样理解也没错儿。可以百度一下髧髦这个词儿,就是指幼年,童年的意思  发表于 2022-10-9 21:48
我以为,你这是借喻.  发表于 2022-10-9 07:35

已有 1 人打赏作者

一缕茶香 赏了楼主5心灵币
发表于 2022-10-9 21:31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这种知识,倘若不是静下心来,真是懵头转向。

点评

我还是跟你订阅吧,你发心得,我学习,嘻嘻嘻嘻  发表于 2022-10-10 13:34
其实,就当玩就行。玩进去,很快就会入迷的:-)  发表于 2022-10-9 21:50
发表于 2022-10-10 11:1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特别喜欢东西老师在这里讲诗经,真是个学习的好机会,

发表于 2022-10-10 11:16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多人不理解“天”字的意思,就翻译成了“我的娘啊,我的天啊,太不体谅人了!”其实,在古代,有个说法,女的未嫁之前,以父亲为天,结婚以后,以丈夫为天。因此,这里的“天”字,说的是她父亲。那么,这句诗翻译过来,就是,爹啊,娘啊,你们也太不体谅你们女儿了!一点都不相信我的眼力!

____只是这一段,非要把“天”理解为实指父亲,未必合适。
因为我们到现在感叹的时候还会说:哎呀妈呀,天爷啊,天哪……

如果是着急了的一种感叹语:我的爹娘啊,我的老天啊,为什么就没有人肯体谅的我的心情?
发表于 2022-10-10 16:5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查了一下”髧彼两髦“找不到英俊帅气的意思,大多是说幼儿的发式,看来是自幼相识青梅竹马的意思了

点评

嗯,这个词,其实就是少儿,幼童的代称  发表于 2022-10-10 18:26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0-10 18:21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梅朵 于 2022-10-13 10:1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二、鸡 鸣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鸡既鸣矣,朝既盈矣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匪鸡则鸣,苍蝇之声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东方明矣,朝既昌矣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匪东方则明,月出之光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虫飞薨薨,甘与子同梦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会且归矣,无庶予子憎。


这首诗,堪称一男一女的被窝对话。字句不算难懂。难懂之处在于,不太容易搞清这些话,究竟哪句是女的说的,哪句是男人说的。所以,对于这一点儿,千百年来形成了很多不同的说法。要正确判断,到底哪句是女的说的,哪句是男的在说,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,是对于这个“朝”字做何理解。

千百年来,在最通行、最正宗的版本里,这个“朝”字都被解读为“朝廷”的“朝”。于是,这里的“朝”,就被理解成了上朝、朝会的意思。由此,也决定了这场被窝对话的男女主人公,是一对官员夫妻。

于是,这场男女被窝对话就变成了:贤惠的妻子早早就醒了,催促老公赶快起床去上朝开会去。

按照这样的角色认定,这首诗翻译出来就是这样的:

鸡既鸣矣,朝既盈矣。这是妻子在催促丈夫起床。既,是已经的意思。盈,是满。这就是说,鸡都叫了,人家都去上朝了,朝堂里已经好多人了。

没睡够,就被吵醒,老公自然是心里不爽。于是,就有点烦的回了一句:匪鸡则鸣,苍蝇之声。匪,并非,不是。意思是说,哪儿是鸡在叫?不过是苍蝇在叫!苍蝇的叫声咋会跟鸡的叫声搞混?两者之间相差得也忒大了。显然就是被吵醒,有点不耐烦,回答得一点也不认真,根本没过脑子,睡梦之中随便胡乱含混地搪塞了一句。

老婆没办法,只好让他再接着睡一会儿。过了一会儿,老婆又试探着叫他:东方明矣,朝既昌矣。这里的昌字,应该是盛大的意思。所以,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东方已经亮了,朝堂里的人已经满满当当的了。

可是,老公还是没睡够,不想起床。于是,就回了一句:匪东方则明,月出之光。则,跟之的意思差不多。就是说,你别瞎说,那并不是东方发亮,不过是月亮的光照的而已。这次,尽管也是不高兴,但能感觉得出,心稍微虚了一些,不再口气强硬地胡说八道。而是用了有点辩解的口吻。

虫飞薨薨,甘与子同梦。薨薨,念honghong,象声词。说的是虫子飞的时候振动翅膀发出的声音。持上朝说的人,认为这句也是男的说的。他们将此解读为:外面的飞虫响嗡嗡的,跟你一起睡觉多美。

最后是妻子无奈地发出最后的警告:会且归矣,无庶予子憎。无庶,同“庶无”。庶,幸,希望。予子憎,字面意思,就是给你憎恨厌恶。主张朝会说的人对此的理解是,朝会就要散了,你还是赶紧去吧,希望别让别人说你的闲话。

这样的解读,看起来很讲得通。但是,我总感觉这样的解读,留下了一连串的疑问:

首先,官员的妻子此时并非在会议现场,她是怎么如此及时准确地知道朝既盈矣,朝既昌矣,会且归矣的?退一步说,即便是她经常听老公在家里讲述朝会的情况,对朝会啥时候盈,啥时候昌,啥时候且归矣了如指掌,那么,难道朝会就没有个时间规定,随便啥时候去都行?这是去上朝呢,还是去赶大集?

其次,开头数句,都是妻子在催促老公起床。为何此时老公会莫名其妙地主动突然冒出一句“虫飞薨薨,甘与子同梦”?既然自己亲耳听到外面虫子在薨薨地飞,知道天光已经大亮,为何还不肯起?他这是不想干了吗?再说,听着飞虫薨薨的响声,究竟有什么好的,居然感觉搂着一起睡觉特别香?

第三,会都要散了,这时候再急急忙忙赶到朝堂,迟到这么多,就这工作态度,难道就不用怕别人说闲话了吗?

因为有以上的疑问,所以,我感觉这个所谓的最通行、最正宗的版本是有问题的。我宁愿相信,那个“朝”字并非是朝会的意思。而是用的最基础的“早晨”,“天”,“日”的意思。如果这样来理解朝字,那么,这场男女被窝对话的主人公,就未必是一对儿官员夫妻,而极可能是一对儿情人。诗的背景很有可能是这样的:俩人一夜激情之后,到现在还没有睡意。但因为是留宿在女方的家里,所以,女的非常担心会被人发现。于是,就催促男的抓紧穿上衣服回去。按着这样的角色认定,对话就变成了这样的风格:

鸡既鸣矣,朝既盈矣。这是女的在委婉地提醒:鸡都叫了,天就要亮了。言下之意,就是你该走了。

但男的还没亲昵够。所以,就嬉皮笑脸地逗她:匪鸡则鸣,苍蝇之声。哪儿是什么鸡叫?那是苍蝇叫好吧。

女的本身其实也不太舍得让他走,于是,也就不跟他犟,不吱声了。可过了一会儿,女的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又开始着急了。于是,只得再次委婉地提醒:东方明矣,朝既昌矣。昌,这里应该是用的这个字的光,明的意思。意思就是,东方都亮了,外面都明晃晃的了,真的不早了,你还是赶紧走吧。男的再次嬉皮笑脸地耍赖:匪东方则明,月出之光。
可这次,女的觉得确实不能再拖延了,于是,口气也变得严厉起来:虫飞薨薨,甘与子同梦。这里的甘,应该是假借字,通“敢”。意思就是,你听,外面虫子都在薨薨地飞,已经天光大亮了,我哪儿敢再跟你搂着睡觉?这让人看见了多不好!听到女的扔出这话,男的也有点不高兴了:会且归矣,无庶予子憎。会且,这个词儿是将要,马上的意思。用今天的话说,这句话应该就是:好吧好吧,我走,我这就走,行了吧?你烦不烦啊?

这样,是不是一下子就流畅多了?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0-10 18:3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梅朵 发表于 2022-10-10 11:16
好多人不理解“天”字的意思,就翻译成了“我的娘啊,我的天啊,太不体谅人了!”其实,在古代,有个说法, ...

这样理解,其实也没错儿。有人甚至觉得这样翻译,能更好地变现出姑娘情绪激动,语无伦次的神态。我在这里特别提出这个天字的意思,主要是为了做一下强调。意思就是在这场婚姻大事的商讨过程中,持反对意见的,不光是她娘。她爹也参与其中,也持反对意见。在古代,做爹的意见分量更重吧,所以,这才让她这么的感到绝望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0-10 18:34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梅朵 发表于 2022-10-10 11:11
特别喜欢东西老师在这里讲诗经,真是个学习的好机会,

嘿,我就是动不动就会犯懒。不一定啥时候就收工了。希望多在这里说上一会儿吧
发表于 2022-10-11 15:0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古老的知识,崭新的意义,真好。东老师对于《诗经》的讲解,太到位了,这样学习起来,明白多了呢。
谢谢啦!!
学习学习再学习,努力努力再努力!
发表于 2022-10-13 10:58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梅朵 于 2022-10-13 10:59 编辑
东西- 发表于 2022-10-10 18:21
二、鸡 鸣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...

这首《鸡鸣》我查阅了一下,找不到任何背景的说明。

对“朝”字的理解大多理解为官员“上朝”,的确有不好理解的地方。
一个男人上不上朝可以这么随意吗?
难道是国君和他的爱妃?

看来“朝”字是这首诗理解的关键点了。chao还是zhao

如果不是国君,朝廷就不好理解

所以,东老师的理解很有道理。
不管怎样理解,都看到里面有个撒娇无赖的小男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心灵家园 ( 粤ICP备2022134291号-1 )

GMT+8, 2023-1-29 03:40 , Processed in 0.049598 second(s), 3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